因為未來實在太多未知數,即使知道自己二月會從香港回程巴黎,最後一星期在法國的心情還是很忐忑。

我唔怕話你知,住咗巴黎三年零三個月,我還未去過羅丹美術館、浪漫生活博物館、還未看羅浮宮和阿拉伯文化研究所最近合辦的那個關於摩洛哥建築的展覽、還未吃家附近那家全球 Best 50之一的餐廳 Septime……我真係無出色,待了那麼久還可以未完成那麼多的心願,本來計劃了最後一星期都要把這些東西做好,但原來最後一星期,我最想做的事情,還只是在巴黎隨意的散步。

從巴士底走去我最喜歡的St Paul Village,想再看一次那裡的舊物小店,一直走到去河邊,St Paul 村莊那邊的河畔是我最喜愛塞納河的一段,沒有遊客,有點彎曲的河岸映襯著旁邊的枯乾的樹枝,份外淒慘,突然很很很感激這三年多自己送給自己想要過的日子,對岸的房屋變模糊,我竟然一個人無端端行河邊然後嚎哭,希望旁邊駛過的車輛裡面的司機們千萬不要誤會我是失戀。

原來我最想做的事情就只是散步,愛上散步大概是巴黎送給我最大的禮物。傍晚時份,我趕到去巴黎大皇宮去看最近城中最熱話的藝展 Hokusai,排隊進場之前看看手錶,17時55分,還有5分鐘鐵塔就閃㖿!阿歷山大三世大橋就在旁邊,明早就回香港,不如再看一次老土的鐵塔閃燈吧!

我口裡吐著白煙,趕緊在包包裡掏出手襪,很冷很冷,旁邊是一個男生,他是在橋的一端踩著單車賣可麗餅的職員,我倆同樣躲在阿歷山大三世大橋上那座女神雕塑下避過寒風,不同的是,我真的是等鐵塔閃燈,而他,正在揸流灘。

他燃起了一根煙跟我說:「還有兩分鐘,鐵塔就會閃,你不會等太久,別擔心!」

我有責任澄清番:「er……其實我是住在巴黎的,我知道,謝謝你!」

他在我旁邊猛烈的抽煙,鐵塔閃燈了,那三分鐘,世界就只有我和巴黎,無論廿五歲那年要重回多少次,我還是會作出相同的決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很想吃點熱的,我向他說:「我想要一個砂糖口味的可麗餅。」他終於有生意:「好的好的!」我問:「其實可麗餅難弄嗎?」他笑了笑:「一點也不難啊!你想試嗎?」

天啊!這個可是我其中一樣最想做的事情——在街上弄可麗餅:「真的可以嗎?你會不會被老闆罵的?」他人很好:「不會啊!那麼冷,誰有空管我?」

我把相機丟給他:「快幫我拍!」我便衝去那個平底鑊旁。

10887367_830903283632483_4094549034233573174_o

原來可麗餅不易造,又或者是我太不擅長弄吃的,怎麼相同的材料與工具在我手上會弄成這個樣子?!最後他把我弄的丟掉了,再重新給我弄一個。

最後他還給了我電話號碼:「夏天當你回來的時候,我大概是在賣雪糕,弄雪糕球對你來說應該比較容易。」

此文摘自《新假期》2014年12月29日799期文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y

Story, travel

Tags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