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尚是現代藝術之父相信無人會置疑,在Aix 個旅遊局網站報名參加 local tour 去看當年塞尚經常駐守的 Bibémus 採石場。Carrières de Bibémus 採石場在羅馬時代是當地主要的鑿挖採石工場,由於當時是以人手採石的方式,故留下來的石林形態都是奇形怪狀,沒有很工整。採石場在1885年時關閉,塞尚於1895年開始在這裡作畫,一定是這裡的怪異石頭吸引了塞尚的目光:塞尚看到了圓柱體、立方體、錐體……他領悟到光在畫布上以線條與明暗不足以描繪空間與層次,重要的是要呈現顏色的變化,來突顯事物的立體感。

這個 Carrières de Bibémus 採石場從1885年關閉後,其實是直到近年2006年才重新開放,且參觀者必定要向旅遊中心報名並跟當地有牌照的導遊才能內進,非常嚴謹。

我都忘了這個 Local tour 的集合點是在哪,大概是離市中心約八公里左右的一個山頭,我在Aix 市中心等候巴士準備要去集合了。那時還早,條街一個人都無,巴士站本來只有我一個,後來來了一個黑人(註:我沒有種族歧視!),呢,戴住粗金鏈、黑超,有股兇神惡殺的氣勢o個啲呢,佢木無表情,兼且 gak lark 底夾住個黑色公事包,我好驚:死啦!佢會唔會係同我去同一個山頭o架?拎住個咁o既款的黑色公事包……唔通……唔通……佢要去o個度做啲不法o既交易?咁如果我目擊到呢啲不法事件,佢會唔會將我殺死o架?

好驚好驚之際,巴士來了,死喇!佢真係同我搭同一架車。

佢一路夾實個公事包,我都攬實我個袋。我專登坐o係佢後面一點o既座位,方便我觀察佢o既一舉一動。

車子駛離市中心,車外環境越來越荒蕪,條友又真係唔落車o架喎!唔通我今次……真係會凶多吉少?我好掛住媽咪呀!!!

o黎到總站,我比集合時間早了一點,我祈求其他團友同我一樣早到,咁萬一有咩意外,起碼都有個人分擔吓 ~~~

我一落車,便走向停車場那邊,靠近人群,我離遠瞄到那個黑人終於打開咗佢個公事包,佢摷呀…摷呀…搵咗好耐,終於,拎咗張A4紙出嚟,然後走向我們問:Bonjour! 係咪參加咗 Bibémus 個團 o架?

WHAT???????????????

乜原來係導遊呀?

問題係我想像唔到一個咁又文化氣息o既團會係由一個咁豪爽的先生來帶隊。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nyway!行程開始喇!佢帶我哋入咗「禁地」Carrières de Bibémus ,嘩!!!在普羅旺斯的陽光下的採石場發出閃閃的金光,就連導遊條金鏈也被曬得發光發亮,他一路上的介紹又有板有眼喎,仲有好多 Gossip 聽㖭!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ézanne 和 Émile Zola 童年時期係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倆常結伴走來Carrières de Bibémus玩o架!」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來到這裡,就會明白塞尚是多麼坦白的以顏色、線條和立體形狀來訴說他在這裡看到的一切,場地還很用心的把一些畫作的 Reprodoction 放在當時塞尚作畫的確實位置。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除了塞尚的生平、家庭背景、愛情、友情、遭遇……導遊好仔細的還解釋了這個採石場在羅馬時代是如何的運作,還叫我們看岩石上有經歷了數千年時間洗禮的貝殼,足證明這裡非常久遠的年代曾是一遍蒼海。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採石場裡的小房子,塞尚之前就是常駐守這裡作畫。

我最最最記得導遊說了一句話,害我當時很想哭:塞尚花一生忠於自己的想法專心一致創作,遭到無數的拒絕、否定,甚至當時 Aix 最著名畫廊的老板都說只要是塞尚的畫一幅都不收,又背向了銀行家出身的父親的期望……不過他臨終前,終於 Realise到:『我終於知道為何世人不理解我及我的畫了,因為我生錯了時代!我是屬於年輕一代的!』。

塞尚覺得自己出世時間錯咗,聽到我鼻都酸了。

不過他的說法也真是個事實!

塞尚在1864-1881之間無間斷的提交作品想要擠身參加 Salon de Paris (當時藝術界裡最聞名最有代表性的藝術展覽),可是年年他的作品都被打回頭,到1882年才終於第一次被接納展出,可這也是最後一次,當時有藝評家更寫文章批評塞尚的超印象畫風是如何令大家笑彎腰,塞尚一路走來也受了不少的否定與痛苦。

塞尚他只可以去參加 Salon des Refuses 淘汰作品展(好可憐!該展覽展出作品因為不被陪審接受,無法正式在 Salon de Paris 中展出的作品。),他亦曾經跟其他印象派畫家一同展出畫作,當時很很很前衛的Matisse 和 Picaso 也都看過他的畫(雖然我現在也認為他倆很前衛!),都被其作品深深的攝住,塞尚的風格,影響深遠,甚至間接地成就了後來 Picaso 與 Braque 促成的立體主義。

比如,非常個人的看法啊,我自己每次看到 Matisse 的 Dance (I) 就會想起 Cézanne 的 Baigneuses 系列。

Dance (I) by Henri Matisse

Cinq baigneuses by Paul Cézanne

看到 Braque 的 Viaduct at L’Estaque 就會知道他是受到 Cézanne 的影響。

bibemus_quarry

Bibemus Quarry by Paul Cézanne

Viaduct at L'Estaque by Georges Braque

Viaduct at L’Estaque by Georges Braque

The Bibemus Quarries
收費:5.5歐
網上報名及查詢:www.aixenprovencetourism.com/en/things-to-do/explore/paul-cezanne/cezanne-sites/?detail=2644

下回或者會講:塞尚家族的大宅 :3

OLYMPUS DIGITAL CAMER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y

art, My life in France, travel, Uncategorized